天津探索动画形象的创造性表达制作及动画系列

天津探索动画形象的创造性表达制作及动画系列
二、审美创造:动画精神的表达 动画通过形象的塑造进行情感的表达,在诠释情感的过程中,将审美精神渗 透到观众的心中,在这个独特的审美体验过程中,经历着动画形象审美的几个阶 段。在这个过程中,动画角色传达信息,故事演绎诠释情节,动画作品中所蕴含的 深层内涵和承载的文化果实,逐渐渗透出来,一次一次改写着我们最初对于动画 本身浅薄的认识。
(一)动画形象的创造性表达 我们在一段时期内一度认为动画的实现方式只是“画”的艺术,而没有从横向的角度去探索动画作为可视性语言的多种表达方法 。这种通过形式和色彩传递 情感的“运动的艺术”是有无限的生命力和可能性的,有时候甚至是抛弃了技术理 性的,动画艺术家要有一双更为敏锐的眼睛去观察生活。2001年有部叫做《满月》 的动画短片,导演保罗·格拉巴克说,在他的创作积累中,他试图“将日常生活中 可认知的物体归结为简单的集合元素,进行再次重组。”他利用这种方法“探索了 一个有艺术、自然、美、诗歌、科学构成的虚拟宇宙。”而同年的另一部作品《8月16 日》正是“以音乐的形式玩动画的”。
这些艺术家虽然和我们持有不同的观念,他 们以表述自己的内心世界,展现自己独到的关怀为目的,虽然其作品更多的是小 众范围内的精神享受,但却营造了文化自觉的一片天空。 动画形象在环境的烘托下也彰显着独特的魅力。动画作品一般都塑造出了 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通过典型人物在典型环境中的戏剧冲突来传达作品的主 题,体现作品的思想,流露作品的情感。
像动画片《草原英雄小姐妹》①,剧本的原 名叫《草原红花》,讲述的是生活在草原上的两个蒙古族小女孩龙梅和玉荣,为了 保护集体的财产,冒着风雪抢救公社羊群的事情。动画电影以写实的形式表现了 姐妹俩的英雄事迹。可以说,小姐妹与风雪严寒的大草原,是典型人物与典型环 境。故事情节的安排和矛盾冲突的展开都是通过“典型”来传达出来的。在以下 几个场景之中,这种“典型”得到了充分的体现:“玉荣掉进雪坑”,“玉荣救羊丢 鞋”,“玉荣爬着追赶羊群”和“龙梅背着玉荣追赶羊群”,在这种艰难的条件下,龙 梅和玉荣姐妹表现出她们可贵的精神品质。 动画形象在叙事的交响乐中凸显个性。
《睡美人》是一个关于等待的爱情故 事。公主一出生就遭到黑巫婆的嫉妒,被可怕的咒语诅咒,说在她十六岁生日当 天将被纺锤刺死,后来即使三位仙女极力帮忙,却仍然避免不了诅咒的发生,公主 因此长眠不醒。后来与公主互生情愫的王子为爱劈荆斩棘,克服万难,打败黑巫 婆,才用真爱破除了魔咒。时间的魅力与轮回的爱情在理智的现代人手中削弱了 戏份,但不变的是一种等待的情愫,它依旧淡淡地在恋人之间弥漫……睡美人的 等待是动画时间的核心,全片是围绕着“等待”来展开营救的,最终,美丽的公主等 到了爱情。动画的事件中,王子与公主是一个常见的命题套路,结尾自然是公主 与王子最后终于在一起,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反映这一主题的动画就有《白雪公 主》、《仙履奇缘》、《小美人鱼》、《睡美人》、《阿拉丁》等。动画的形象是为事件服务 的,动画形象之间的交织与冲突是为了诠释主题。也许有人会注意到迪士尼的许 多动画电影在某些方面的雷同。譬如说,许多电影里都有爱情上演,不管故事是 .多么的不同,环境是多么的迥异,人物造型是多么 的反差。
《狮子王》中,是动物的 爱情——辛巴和娜娜青梅竹马的爱情;《美女与野兽》中,是异类的爱情——美丽 的女孩和“非人类”的野兽终成眷属;《钟楼怪人》中,丑陋却心地善良的敲钟人与 漂亮的吉普赛姑娘爱斯梅拉达也会擦出爱情的火花;《小美人鱼》中,艾丽尔爱上 了英俊的王子,人鱼与人类的美丽爱情体现了异类之间的美好情愫。每部电影里 都有一个反面角色来构成矛盾的冲突,两方的动画形象形成对比,共同推动剧情 的发展。
在《阿拉丁》中是巫师贾巴,在《狮子王》中是刀疤,在《花木兰》中是匈奴。 每部电影里都有主人公的两个小朋友充当丑角,比如《小美人鱼》中的螃蟹和鱼, 《阿拉丁》中的猴子和飞毯,《花木兰》中的木须龙和蟋蟀。 动画的世界,正是一个心灵无处不在的充满着意象的世界,是一个无所不能 的世界,而且它们经常超乎观者的想象。许多获奥斯卡奖的经典动画虽然为大多 数人所不知,但其艺术价值绝对远远大于商业价值,这些具有异乎寻常的发散性 思维的动画大Nfl'],捕捉了自己的灵感,填充到充满灵动和幻想的动画作品里,透 过这些作品,你会发现他们的精神世界是多么的丰富和细腻。 转载请注明:天津flash动画制作公司:http://www.flash520.com/city5/







备案号:皖ICP备17011723号-1    天津flash动画制作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