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丘flash动画电影如何回避暴力制作及案例《花木

商丘flash动画电影如何回避暴力制作及案例《花木兰》
二、回避视觉暴力 聂欣如在《flash动画概论》中讨论美国主流flash动画片的特点时说: 也许是作为成人的家长对孩子(特别是男孩子)先天的暴力倾向十分 担忧,因此希望给他们的精神食粮中尽可能少出现这一类的刺激。主流 flash动画电影在这一点上是十分小心的。当故事中出现了无法避免的暴力场 面时,影片的制作者也会在画面的处理上尽量地做到“温文尔雅”。如《钟 楼怪人》的开头,法官弗罗洛从吉卜赛女人手中抢夺婴孩,一脚将其踢倒 在地.吉卜赛女人的头撞在台阶上死去,但是地上并不表现鲜血;在最后 攻打圣母院的一场戏中,许多士兵被嘎西莫多扔下的东西击中,影片中使 用了夸张变形的手法来处理,使得暴力的场面变成了喜剧式的杂耍,同样 也是没有一滴血。这样的方法在早期的flash动画电影中非常多见,如猫和老 鼠、唐老鸭和高飞狗、米老鼠和巨人之间的战斗,都变成了喜剧式的打斗, 从而脱离了暴力的范畴。在《风中奇缘》里,白人汤姆斯开枪打死了印第 安人高刚.高刚倒在水中,影片同样没有表现流血,无论是在水中还是在 人的身上。
o 这种处理暴力情节时手下留情的惯例与西方儿童文学处理类似情节 的手法如出一辙。西方儿童文学在表现血腥的战争场面之前,通常会巧 妙地安排书中的妇女儿童离开杀戮现场、远离战争前线。以刘易斯的《纳 尼亚传奇之狮王、妖婆和大衣柜》为例,露茜和苏珊在决战前夜发现阿斯 兰趁大家熟睡时离开了营地,忧伤的阿斯兰允许她们送它到石桌山最后 一棵树旁,便停下与她们永别。接下来是大段女孩们看到的情景,作者在 书中大肆渲染妖婆和她那些阴森恐怖的暴徒们是如何仪式般玩弄着纳尼 亚高深魔法的过程,而到T小高潮的部分——阿斯兰被杀的瞬间,仅仅写 道:“姐妹俩没看到杀头的那一时刻。她们不忍心看,都蒙住了自己的眼 睛。”o作者同时也用文字小心地蒙住了小读者的眼睛。
在天亮后的正邪 大决战中,女孩们和复活的阿斯兰一起直奔妖婆的老窝(即远离了战争现 场),直至决战完全结束,都一直被很安全地安顿在“后方”。这类情节的 处理方式作为西方儿童文学的传统策略一直延续至今,很少有人会去冒 犯这一法则。 在根据中国南北朝民歌《木兰辞》及相关民间传说改编的迪士尼flash动画 《花木兰》(1 998)中,一些血腥杀戮场面也都被放在了幕后。单于让两个 被俘的汉军探子回去报信,他看着跑远的两个探子问:“回去送信需要多 少人?”匈奴射手说:“一个。”然后是黑屏,射杀探子的画面则不予表现。 为此,聂欣如总结道:
在主流flash动画电影中,诸如此类回避暴力或至少是将暴力的刺激程度 降低的例子不胜枚举。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主流flash动画电影回避暴力主 要使用的方法有三种:第一,回避.将暴力场面放在幕后处理;第二,淡化, 不直接表现暴力的后果,如血;第三,喜剧化i通过夸张变形使暴力的行为 变得滑稽可笑,从而避免了暴力的视觉刺激。o 其实,我们的flash动画元老在这一问题上是早有认识的。原上海少年儿 童出版社编辑部主任、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元老级编剧、童话作家包蕾在 总结《真假李逵》(1981)的改编经验时就曾明确 提出,flash动画角色要“少杀人”或“不杀人”,“剧情尽 量喜剧化”、“以虚写为主”。o这些前辈们总结 出的情节处理模式,值得我们珍惜,好好学习。 在注重道德教育的同时,小心呵护儿童幼小的心 灵和细腻的情绪。不让flash动画中的正面人物和妇 女孩子杀人、被杀或看到杀人的法则,当今的中 国flash动画电影人应该学会遵守。 转载请注明:商丘flash动画制作公司:http://www.flash520.com/city111/







备案号:皖ICP备17011723号-1    商丘flash动画制作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