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动画宣传制作之审美之潮

上海动画宣传制作之审美之潮
一、审美之潮:动画语言的诠释 什么是美?柏拉图说,美在彼岸。关于美的本质,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一 哲学手稿》中指出,“动物只是按照它所属的那个种的尺度和需要来建造,而人却 懂得按照任何一个种的尺度来进行生产,并且懂得怎样处处都把内在的尺度运用 到对象上去;因此人也按照美的规律来建造。”① 马克思关于“美的规律”的界定打 开了认识美的大门,而当作为抽象概念的美反映在作为实体的具象的美的载体中 时,美的共性逐渐彰显出来。“美就是形象的真理。”②苏格拉底说:“如果有人告诉 我,一个东西之所以是美的,乃是因为它有美丽的色彩或形式等等,我将置之不 理。因为这些只足以使我感觉混乱。我要简单明了地、或者简直是愚蠢地坚持这 一点,那就是说,一个东西之所以是美的,乃是因为美本身出现于它之上或者为它所 ‘分有’,不管它是怎样出现的或者是怎样被‘分有’的。关于出现或‘分有’的方式这 一点,我现在不作积极的肯定,我所要坚持的就只是,美的东西是由美本身使它成为 美的。”或者说,“美的东西之所以是美的,乃是由于美本身。”③著名的理性主义美学 家狄德罗在《美之根源及性质的哲学研究》中曾说:“在我们称为美的一切存在物 所共有的性质中,我们选择哪一种性质来适应美这一名词所标记的东西呢?…… 那只能是它一出现,就使一切存在物美的性质,这种性质的常有或稀少……就使 这些存在物有较多或较少的美,而没有这种性质,就使它们不再有美。”④
每一个时代对于美的认识不同,不同的民族和地域文化也造成了审美的差 异,生活的阅历、文化素养的高低以及个人的兴趣爱好和多角度的感受能力等诸 多因素都造成了对于美的不同认识,在由“感性”向“理性”升华的过程中,我们获 得了视觉、听觉等方面的愉悦,并在心理上获得了丰富的情感体验。在艺术美“内 容”与“形式”的统一中,受众从表面层次的接受到心理层次的认同,使审美体验得 到了升华。
在动画文化审美中,“美”不可避免地统一于“美”的概念系统之中,具有艺术 审美的共性。就广义动画的范畴而言,动画审美囊括了以下艺术审美的主要特 征。动画系统是一个庞杂开放的系统,在审美过程中,表象符号传达给受众,通过 审美体验,受众将它们转化为深层意义上的符号,在这层符号上面,由受众自身的 诸多条件决定着他们对动画作品的理解程度。当受众的审美观念与作品相符时, 审美得到满足。
观赏动画,无需在“生活真实”与“艺术真实”之间划一条明确的分界线,因为 每一部作品,我们都能够找到它们“真实”的理由。或者是对人性的真实追问,或 者是对梦想真实的冀望,或者是肆意释放的真情。 在动画艺术中,动画形象是形式化了的生活。感性具体的生活经过视觉和听 觉的加工处理形式化后,就成为动画形象。以视听 形式存在的动画形象通常存在 着一个生活的原型。荣格认为,就像进化与遗传为人体的结构提供了蓝图一样, 它们也为心理的结构提供了蓝图。“人生中有多少典型情境就有多少原型,这些 经验由于不断重复而被深深地镂刻在我们的心理结构之中。这种镂刻,不是以充 满内容的意象形式,而是最初作为没有内容的形式,它所代表的不过是某种类型 的知觉和行为的可能性而已。”①
原型与现实生活中的典型人物和经典场景有着密 切的联系,但是原型并不是都以完整的、确切的形式存在的,具有一定的模糊性, 有时候可能只是一些零散的记忆、片断性的影像或民间流传的口头传说。 而动画审美情趣的传递主要是通过动画作品中各个元素所展现的风格与内 涵来实现的。这些元素既有造型、色彩、服饰等基本视觉单元,也包括情节、故事、 表现技巧、技术运用等等综合性的组合单元。当诸多基本单元和组合单元汇集一 体被观赏者接受时,就会逐渐地在人们的脑海中形成一种较为固定的审美情趣、 审美结构和审美标准,并在这种情趣和标准的引导下逐渐地扩大为接受这种美感 内涵的文化品质,形成某种特定的文化消费行为或者既定的文化价值观念。②这 就是为什么百年来,动画艺术以飞快的速度经历着空前的变化,历经各种文化思 潮的洗礼,各种技术创新的激荡,一路走到今天,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是这样一种多 元化的格局。诸多汇聚的单元,囊括着富有审美精神和审美内涵的语言构架、图 像范式、经典范本、大众精神和民间技艺,被动画不断前行的巨浪所裹卷,成为一 种独特的视听语言。 转载请注明:上海flash动画制作公司:http://www.flash520.com/city2/







备案号:皖ICP备17011723号-1    上海flash动画制作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