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同mg动画制作之《老人与海》

大同mg动画制作之《老人与海》
(四)光线质感的《老人与海》 美国小说家海明威创作的《老人与海》,在1953获得普利策奖后,又在1954年 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殊荣。他以文学的形式塑造的硬汉形象在动画艺术家佩特 洛夫的手中得到了更加形象、具体、更具视觉震撼与美感的展现。动画电影《老人 与海》以此为原型,进行了动画视听语言的重塑,作者亚历山大·佩特洛夫克服了 环境与技术带来的种种困难,用自己的努力和实践探索,将《老人与海》的动画短 片塑造成为一部具有超强震撼力、情节曲折的经典之作,最后夺得奥斯卡最佳动 画短片奖。可以说,充满了光线视觉语言的《老人与海》是一次油画艺术的动态 张扬。
《老人与海》的情节并不复杂,但充满视觉效果的博弈过程凝聚着张力,大自 然的瑰丽,海洋的深邃,老人的坚忍,无不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而充满光线质感 的油画效果,却让这部动画作品成为动画史上的一个个案。在视觉艺术中,“对于 光的运用,艺术家往往更注重情感的表达,在很多情况下对于光的准确性并不怎 么可求,光影造型也不一定要完全符合光线的照射规律,而是去努力营造与之相 适应的氛围来表达艺术家的内心情感。”①
因此,在动画影像《老人与海》中,那种细 腻的质感所表现出的审美想象,宛若一场光色革命,给予人们动画艺术欣赏的丰 厚营养。 《老人与海》的开创性,在于将光与影、色彩与质感的视觉语言发挥到动画语 言的极致。在动画影像中,物体的轮廓和形体隐现于光色的不断震荡中,伴随着 故事情节灵动的色彩,仿佛要在色彩的激流中融化了一样。辽阔的海面上,大自 然万千变化,彰显出光的流逝效果,那些零零散散的海鸥,随风而逝的云朵,更像 是弥漫和游离的色斑。
在《老人与海》的动画影像中,可以倾听到画家透纳作品中 的光线流动的声音,在《燃烧的议会大厦》中,斑驳的笔触绘制出空气、光线、色调 和建筑的景观,仿佛画笔是在光与色彩的交织中演绎出一支交响乐;更像是印象 派先驱马奈抛弃柔和的传统明暗法而改用强烈的大色面对比,以富有艺术个性的 形象创造代替幻觉式逼真的形象描绘时,淋漓的泼墨;也犹如在《星空》中, “凡·高笔下没有对自然物体外形简单勾画,而是与色彩和其他形式参与服从整 体韵律的运动。柏树的树干和树叶已丧失了自然的外貌,线条在色彩的带动下与地上的草和天上的卷云构成统一而有动势的符号, 以象征内心之火的燃烧。’’①在 《老人与海》中,一方面,我们看得到色彩鲜艳清新、汹涌强烈而又和谐悦目的视觉 流动,另一方面,我们沉浸在故事情节激烈的博弈中,犹如身临其境感受大自然的 张狂。《老人与海》带来的艺术的现场感,是其他动画作品无法替代的,就如同风 景画家布丹坚信的:“当场画下来的东西会有一种在画室里所无法具有的活力笔 触Ix的生动性”。② 转载请注明:大同flash动画制作公司:http://www.flash520.com/city175/







备案号:皖ICP备17011723号-1    大同flash动画制作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