郴州MG动画之中西文化传统在性别意识的差别制作

郴州MG动画之中西文化传统在性别意识的差别制作
三、出于商业目的,媒体对女性品格进行误读和取悦 在传统的性别观念中,男人因才能而获得赏识,女人因美丽而拥有魅力。这 样的性别成见等于告诉女性:美在女性那里是有价商品,它可以为女性带来人们 的青睐和财富。正如露丝·伊丽格瑞批评的:当女性“进入一种支配性的观睹经 济,却再次表明她是被动型:她将是一种美的对象。她的身体因此而被色情化和 妓女化,在展览和羞怯之间进行双重运动。”体现在当今中国文坛上,一些所谓的 “女性写作”在相当程度上背离了女性主义的初衷,堕落为吸引看客的情色写作, 甚至有些标榜“以性别为抗争”的作品实际上沦为了“用性别作卖点”的纯“身体” 写作。
一些色情动画也是把女性置于被窥视地位,从而偏离了对人性的关照,于 是“漂亮女人”成了以身体为媒介的欲望符号。正是在这种“被看”的女性形象的 表现过程中,社会中男女不平等的父权制权力结构在某些动画中得到了复制,使 动画呈现出一种男性倾向。这时女性形象通常更像是一道经过精心烹制的秀色 可餐的色情美食。作家梁晓声在谈到日本的色情文化时有这样的评价:“El本的 色情业,正在潜移默化地消弭着日本女人的羞耻感。正在使她们习惯于接受一种 观念——性是微不足道的,性是有利可图的。对于一心想赚钱的男人们是这样 的。对于一心想赚钱的女人们也是这样。对于日本更是这样。性还是可以被策 划为娱乐的方式的。男人们需要这一种娱乐,女人们未尝也不需要。”①工业社会 不断挑战人们的满足感,刺激人们消费的欲望,制造并推销花样翻新的“身外物”。 这些身外物又紧密地与身体相关联,重塑人们的身体。身体成为首当其冲的战 场。男人的身体由西装伪装得笔挺、有力,从而昭示理性。女人的身体借助曲线、 花边、裸露和饰物传达着复杂的意义。电影《苏州河》中的美人鱼是变形了的身
体,在法国后现代理论家让·鲍德里亚看来,这些 变形的身体其实是对菲勒斯的 模仿。①美人鱼的金色长发、简单的胸罩、紧裹下身的长裙混成了一个密封的整 体,这个旨在被看的形象其实是无法与观众有任何爱与性的交往的。在商业文化 中,裸露不是最终目的,能够挑逗起欲望和契合幻想才见高明。消费者被宠坏了 的胃口,反过来又驱动着消费社会的畸形发展。
②事实上,从原始时期生殖崇拜的 男性化,到古典艺术性爱意识的理想化,再到现代艺术中女性特征的丑陋化,甚至 逶迤至后现代时期色情再现的公开化,我们可以明显地发现,女性不是作为艺术 的生产者,而是作为欲望对象的载体被一次次由他者界定。女性形象的呈现始终 处于一个对象性存在的位置上,她们没有自己的思想和意识,她们是权力规范下 的审美对象和消费对象。 动画片承载的不仅仅是欢乐和幽默,有时候,温情的讽刺,政治的形态,文化 的差别都会有意识或无意识地流露其中。中国文化传统与西方文化传统大相径 庭,在性别意识上同样表现出这一文化差别。
如果说西方现代文化传统强调个人 主义,那么中国历史文化则具有民族集体主义的特征。在中国文化中,女性长期 以来的边缘地位和性别缺失的现象常表现为女性依附于丈夫,在家庭结构中,均 以男性为中心,为了男性而活着;或是以男性的特征赋予处于历史英雄地位的女 性,国家或是民族的重大责任感和使命感常常掩盖了女性的性别特征,使她们无 论在外表上还是心灵深处都表现出男性的性别特征;在传统文艺作品中,恶女人 也常常被隐喻为某种邪恶的动物,她们通常被夸大地妖魔化,“女妖精”是这类女 性的典型代表。这种表征拥有深厚的文化内涵和历史渊源。女性服从于丈夫,丈 夫臣服于王权,这与自由主义传统的西方个体将个人意识、自然权利置于社会之 上大不相同,传统意识形态曾将女性工具化、客体化、彻底地器官化。这样一种民 族的集体无意识源远流长,对现代中国产生了巨大的制约。 转载请注明:郴州flash动画制作公司:http://www.flash520.com/city104/







备案号:皖ICP备17011723号-1    郴州flash动画制作公司